【总/攻】恶疾难医
?咽气?【求票票】【总/攻】恶疾难医
圣白鸽精神病院来了一名新患者 他性格温柔,相貌出众,和每一个病人保持友善关系,连一向不亲人的野狗都能伏在他的膝盖头安睡。 即使老医生们都说,06号患者的病情非常严重,年轻的主治医生依然忍不住对这位病人产生了好奇。 背着老医生们,他偷偷调出了06号患者的档案。 电脑屏幕上白底黑字的写着: 纵火犯 ** 罪大恶极的纵火犯桑佑被捕,他在法庭上潸然泪下,自责自己因发病时无法控制身体而犯下累累罪行。 律师为他辩护,民众为他求情,最终桑佑被判决送往圣白鸽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同样接受判决的还有桑佑的同伙,只不过,他的同伙真的患有精神病。 避雷: 攻宝中心主义,受追攻,受全洁 全员恶人,无一例外 攻宝没有患精神病,只是逃脱牢狱之灾的谎言 【?感谢支持正版的宝宝们,喜欢的宝宝可以给张票票或者点个收藏吗???】 推推专栏 《【总/攻】平民A勇闯贵族学院》已更30w! ?《【总/攻】恐同A终成A同(abo)》已完结 新群指路593032628
出轨婚姻
湜贰出轨婚姻
ABO    np文 议会厅的大屏上只出现过两次外人,一次是七年前黎清筠爬陈封聿床的照片,还有一次是七年后黎清筠亲口承认出轨的直播。 黎清筠如愿以偿地离婚了,陈封聿成了帝国最大的笑话,而这件事也成了刑引澜最大的污点。 两个天之骄子被一个平庸的beta耍得团团转,而始作俑者却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陈封聿再次见到黎清筠是在三年后的升迁宴上,他站在刑引澜身旁,曾经精瘦的身材如今臃肿了几分。 在宴会上,刑引澜公布了自己即将结婚的讯息,宴会上没人不认识黎清筠。 满座虚情假意的祝贺中,只有陈封聿在宴会后疯了般闯进了黎清筠的房间。 注:np,原配变小三,受是单性 没什么文笔,剧情会偏多
当被养废的美貌人妻失去老公以后【双性】
补血口服液当被养废的美貌人妻失去老公以后【双性】
*楚尹二十二岁刚一到达合法结婚年龄就嫁给了屌大英俊的丈夫,过了几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吃几把不吃苦的日子后,他的丈夫出车祸变成植物人了。 失去了丈夫呵护被养废的美貌人妻,成为人人觊觎的一块肥肉。 被丈夫养废的人妻在丈夫成为植物人以后收到了许多人的帮助,他们有的是丈夫的朋友,有的是他的学生,有的是他的教授,接受的帮助太多,以至于当他们提出上床的时候,楚尹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就连最后,被养大的儿子也用那根和父亲相似的阴茎肏进曾经养育他的子宫,用和父亲相似的脸哄骗他醉成烂泥的母亲:“妈妈,我是我爸。” 许多年后,在这群男人不择手段争夺和楚尹唯一的结婚名额彻底取代那个男人时,楚尹沉睡的丈夫从医院里苏醒了。 *
【百妖谱】桃夭×百妖(np)
衔霜霜映雪【百妖谱】桃夭×百妖(np)
◇BG向 ◇官配依旧是司狂澜 桃夭出发寻找百妖谱的途中,得了一种怪病,且病得不轻。 她虽不靠谱也很抠门又爱赌,但从不会随意玩弄妖怪们,可自她得病以来越发控制不住自己了。 每每与那些想要做她药的俊俏妖怪相处时,总想跟他们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事情。(划重点-俊俏妖怪)嗐,这病恐怕治不好了,为了自己舒心,她只好把俊俏妖怪吃干抹净再给对方服下一颗忘忧丸。 如此,只要那妖怪不记得,她就可以当作无事发生了,甚好甚好。 ps:除了官配,其他只走肾不走心)因为这里是吃肉专场,来看的应该都看过原着或动漫、漫画,所以就不提那些可爱妖怪们的故事情节啦,大家可以去看原着哟。另外站桃柳cp的……呃……这里可能没有桃柳的糖,原着党始终站桃澜。原着里,桃夭、司狂澜很甜,他们两人是属于那种性格反差萌!前期司狂澜对桃夭比较冷漠毒舌,先有枫生篇下冰河捞她上来;后有两人洛阳城抽桃花签;而石固篇,司狂澜为桃夭徒手接天雷;第四部结尾时,桃夭为司狂澜挡刀,司狂澜会心疼桃夭,这些都是糖!!不过,桃夭垂涎司狂澜美貌不假,但说喜欢他、想嫁他,大概率只是打嘴炮,看着像是司狂澜先动心。

公告牌

上期强推

仙侠修真

不论与共(太子x公主)
不论与共(太子x公主)
丈夫亡故后,齐来仪只好带着儿子来到皇宫投奔她的亲哥哥,刚登基的新帝看着昔日天真浪漫的妹妹如今却变得形同枯槁,便后悔了当初将妹妹放出去嫁与他人的决定,半夜,皇上没有去唯一的皇后那儿入寝而是来到了公主所居的长宁殿,他强势地掠夺了已为人妇妹妹,不断地在她耳边诉说着自己压抑许久的波涛汹涌的爱意……

青春都市

今天的GV剧本是什么?
今天的GV剧本是什么?
白诚宇已经三十岁,可却没有谈过恋爱,在朋友的推荐下去城里的恋爱介绍所,可是意外被工作室老板发掘,成了GV男演员。 清纯教师和七个男人的二三事。 暗恋他的学弟、最红的男演员、学生小迷弟、双胞兄弟…… 明里暗里争风吃醋,老板演员齐上阵。 剧本千千万,白老师最爱哪个?

竞技网游

双面师尊录
双面师尊录
师徒·年上双面师尊抢徒儿,谁才是李戮心目中的白月光师尊?下回分解!「喵的下回分解 ...

灵异科幻

丞相千金被狂艹
丞相千金被狂艹
广陵城的天空红了半边天,街道上人来人往路过丞相府门前无不同情却无人敢说。 “你对朕来说不过是一条招之则来挥之的狗罢了,现在……" 时铭哲厌恶的看了眼女人,"大业已成,留你也再无用处。" 广陵城皇宫的地牢内,女人披头散发被困于水牢中,手指粗的铁钩贯穿她的肩胛骨,鲜血与水融为一,精液给女人头灌溉的满满都是。 女人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伤她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的疼痛。 这一切不都是她咎由自取吗,当初父亲不同意她和时铭哲,她便在丞相府门前长跪,让丞相府沦为上京城的笑柄。

最近更新小说列表

最新入库小说